泰兴新闻 首页> 新闻> 正文

广东省纪委暗访曝光四起“为官不为”问题

2020/2/14 16:13:53
  

  据南粤清风网消息,垃圾填埋工程严重渗漏,民心工程伤了民心;扶贫资金打水漂,村务混乱惹出民愤;实心红砖禁而不绝,职能部门监管不力;顶风违纪公款吃喝送礼,基层“四风”问题树倒根存……近期,省纪委和有关地市纪委继续加大暗访力度,发现了典型的“为官不为”问题。省纪委要求,各涉访地区和部门要高度重视暗访发现的问题,深入治理“为官不为”,认真组织调查处理,严肃追究有关人员责任,举一反三,落实整改,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茂名化州:垃圾填埋工程严重渗漏 责任部门应对不力惹民怨

  化州市官桥镇水口村村民反映,村子里的水源被污染,生产与生活受到严重影响。2015年10月,村民取了井水样本到化州市卫生检验中心进行检验,结果显示井水的耗氧量、氨氮、铁、锰等都出现了重度超标,已不符合饮用水标准。

  2016年4月,省纪委暗访组来到水口村了解情况。村民告诉暗访人员,污染源是来自上游的垃圾填埋场。暗访人员在村民的带领下从村子往上走了3公里左右,就闻到了一股股恶臭。来到近前,映入眼帘的是一池黑色的污水。村民说,这个池子里的污水都是位于上面的垃圾填埋场渗漏出来的,一到暴雨就会向下流去。登上大坝,暗访人员见到了这个大型垃圾填埋场,占地面积估计有100多亩,里面的垃圾已经填了三分之一,而填埋场底部都是从垃圾中溢出来的黑色污水。

  暗访人员从化州市城建局了解到,这个垃圾填埋场名为化州市南斋坑垃圾处理场,项目总名称为化州市城市垃圾无害化处理与综合利用,属于当地的民心工程。该项目于2012年立项,由省政府核准投资,总投资为七千三百余万元,其中垃圾填埋场部分投资为四千四百余万元,已经投入资金为三千七百余万元。项目建设单位是广东省环境工程装备总公司,设计单位是广东省环境保护工程研究设计院。该项目于2014年3月开工建设,2015年9月完工。2015年10月开始向里面倾倒垃圾,但还不到一个月就发现工程质量有问题。化州市城建局领导透露,由于填埋场底部的防渗漏保护层没做好,一到雨天,垃圾渗出来的污水就通过地下向外溢出。无奈,当地政府只好在大坝的下方挖掘一个蓄水池,但蓄水池容量有限,只能起到暂时存储污水的作用,一到雨天也就无能为力了。

  按道理来说,作为垃圾填埋场应该有配套的污水处理设施,化州市南斋坑垃圾处理有限公司庞经理称,“垃圾场污水处理厂大概是2016年1月份建好的,但还没有运行”。垃圾填埋场的建设质量出了问题,污水处理厂设施又没能配套使用,污水源源不断地往下渗漏,最后的受害者势必是处于下游的老百姓。为了减缓污水向下游渗漏,当地政府只能常常派人从垃圾填埋场抽水,然后用洒水车将废水运往污水处理场进行处理,不仅耗时耗力,增加成本,倘若遇暴雨,也只能徒叹奈何了。庞经理称:“我们拉污水到城区是没有办法的,是应急措施。”

  化州市城建局一位副局长称,该工程至今没有验收,“可以先试运行并逐步验收,省是有这个文件的。”暗访人员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有关规定,垃圾填埋工程在试运行3个月内必须验收,特殊情况下不能超过1年。而相关责任部门面对这一问题却没有拿出有力的应对措施,任由污水持续污染群众的生产生活生源。一项投资如此巨大的民心工程,建成后却成了伤害老百姓的豆腐渣工程,不禁让人扼腕叹息。

  惠州惠东:扶贫投入不见成效 村务混乱惹出民愤

  惠州市惠东县宝口镇国和村属贫困山区,这里山高林密,几乎见不到农田。该村有四个自然村,400余人口,多年来一直是扶贫的对象。但这么多年的扶贫,究竟扶贫款是多少,用在了哪些方面,村民们却一概不知道。“越扶越贫,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村民称。

  2013年春,村委会突然贴出了一张告示,称惠州市人防办从2009年冬到2012年底对当地拨付了305万余元扶贫款。后来,经过村民了解,扶贫款支出包括油茶花种植40余万元、建文化站20万元、建水利大坝10万元以及向贫困户发放现金80余万元等。村民匡算了一下,发现这些项目合起来只有100多万元,剩下的钱却去向不明。村民称,“起码有170万-180万元不知去向,从来没有结过账,也没有向群众公开过。”

  村民告诉省纪委暗访人员,从已做过的扶贫项目来看,都是巧立名目,属表面功夫,村民没有得到任何实惠。在村民的带领下,暗访人员首先来到油茶基地。暗访人员在现场看到,零星散布于山头的油茶树几乎被荒草杂木掩盖了。村民称,这油茶基地面积20亩左右,种上油茶8000棵左右,花了总价45万元,实际上投入只有20万元左右。村民说,为了谋取多一些的扶贫款,山顶还修了一个两立方米左右的水池,说用来灌溉油茶,但这个水池却从来没有用过。村民称,“山上根本蓄水不了,而造这池花了15万元,实际上3万元就够了”。

  暗访人员试图从国和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翁景新那里了解有关情况,而他见到暗访人员的时候,先是极力阻止,而后对暗访人员提出的所有问题,回答基本都是三个字:不知道。

  村民还告诉暗访人员,今年春节后,翁景新的侄子因拜山放鞭炮而引起山火,大部分油茶树已被烧毁,他的侄子只赔了7千元就算了事,而花巨资搞的这个扶贫项目没有带来任何效益就荒置了。村民还告诉暗访人员,翁景新搞这个油茶项目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伐木卖钱。为了将山里的木运出来,他还专门修了一条路直通山顶,并因此毁了20多亩农田。

  305万余元的另一个项目便是水利堤坝,该堤坝高度约为1.5米,宽度不到1米,长度则在10米左右,坝内则是杂草丛生。村民说,修建这个堤坝花了10万元,而实际只给了包工头5.5万元。村民还反映,建村文化活动中心也是报大数。“占地面积估计只有60平方左右,按照造价最多就是10万多元,他报就报19万元-20万元。”

  据暗访人员了解,国和村共有山林面积两万余亩,但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2003年4月,其中的1.7万亩按照每年一亩一块钱的价格租给了东莞市天洋农业投资有限公司,租赁期为30年。直到去年,村民们才见到山林租赁合同。村民称,“合同中的签名都是假的,死了20多年的人他也假冒他的签名。”另据暗访人员了解,国和村还有2000多亩生态林,按照国家的相关政策,应该有所补偿。但这些年来,这些生态林补偿金也不知所踪。

  暗访人员在当地调查过程中,村民还反映了翁景新私卖村水电站、在危房改造中徇私枉法、村务不公开等多个问题。今年5月27日翁景新儿子结婚,在惠东县城皇牌成记海鲜酒店大摆30几桌宴席,每桌宴席超过2500元,在当地属顶级消费。席中,翁景新还大收礼金。这几年来,当地村民一直没有停止对翁景新的举报。2014年,宝口镇纪委对翁景新进行了调查,查明2010年至2013年,国和村使用“白条单”作支出凭证入账的开支单据共322张,涉及金额共110余万元,给予翁景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而当地村民认为,这种处分没有意义,因为他还是继续在村里大权独揽,村里的所有收支款项还是不明不白。

  肇庆怀集:非法红砖厂暗访后未得根治 职能部门“钝剑”出鞘执法不力

  实心粘土红砖生产对环境、土地会产生毁灭性的破坏,早在1992年12月9日,国务院就已经发文,禁止使用实心粘土红砖作为建筑墙体材料。2015年4月,省纪委暗访曝光了肇庆四会、高要和佛山三水等地砖厂违法生产实心红砖的问题。暗访曝光后,佛山和肇庆市认真进行查处整改,给予四会市政协副主席梁海连(时任四会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局长)等6名党员干部党纪政纪处分,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排查清理,拆除非法生产红砖设备。

  一年多时间过去了,集中整治的效果如何?实心红砖厂非法生产问题是否得到了根治?根据群众举报,省纪委暗访组对肇庆市整治实心红砖问题进行了跟踪回访。回访情况表明,肇庆市整治非法生产实心红砖工作取得了成效,走访的鼎湖、广宁等地未发现有砖厂在生产实心红砖。但在群众举报的怀集县,非法生产问题仍然突出。

  在怀集县桥头镇265省道路边,一座占地三十多亩的砖厂正在生产,路边停了一排长长的前来拉砖的货车。这是怀集县桥头京金砖厂,一名工人称,这家砖厂一直在生产,并未受到去年集中整治的影响,不但没有停业整顿,还不停地在开挖厂房附近的山体。“24小时都开工,一天生产50多万块砖。”一名附近的村民说。

  据了解,怀集县原本有18家砖厂存在违规生产实心黏土红砖的行为,去年的集中整治行动拆除了10家,另外8家被要求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整改,整改结束通过相关部门审批,并取得“五证一照”后,可继续生产新型墙材。

  暗访组来到怀集县国土局了解情况,矿管股股长称,“它那8家其实现在都是证照到期了,我们现在要求5证1照办齐。”暗访组随后走访了怀集县住建局,“怀集县整治红砖领导小组”办公室就设在这里。该局办公室主任说,“我们之前所发的通知书明确都有说的,只能是对设备和厂房进行改造,不能进行生产行为。现在应该都没有在生产了吧。”

  情况真的像县住建局说得那样吗?暗访组随后又走访了8家当中的利凤砖厂、闸岗龙福砖厂、中洲镇新中泰砖厂,均发现了违法生产实心红砖的情况。利凤砖厂现场不断有钩机在采挖附近的山体。闸岗龙福砖在靠近省道的地方堆起了一排新型环保砖,而在砖厂里面堆放着的却是一排排还没有烧制的实心粘土红砖,用来烧制红砖的窑甚至还是土窑。而在新中泰砖厂,厂房的空地上堆满了用来烧制实心红砖的岩土,拉砖的货车来来往往。

  佛山南海:顶风公款吃喝 套取资金买卡送礼

  最近,有群众举报,佛山市南海区环境运输和城市管理局桂城分局常务副局长刘国荣(主持全面工作)和办公室主任冼健嫦等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顶风公款吃喝、买卡送礼等。

  究竟举报是否属实,2016年5月30日,省纪委和佛山市纪委联合暗访组来到南海区环境运输和城市管理局桂城分局。暗访人员首先翻阅了相关账本,从账本上看,该分局每月公款接待总开支颇高,从两三万元到五六万元不等。其中,单次接待费用超1500元的,每个月都有好几单。更为夸张的是,单单2015年12月这个月的公款接待次数就高达48次,除去周末休息时间,平均每天有2次公款接待。冼健嫦称,“可能跟我们考评任务比较重有关系,有时候请区市的领导下来指导比较多。”

  暗访人员仔细翻阅这些单据发现,2015年下半年的餐费开支竟是上半年的近两倍。而且,这些所谓的接待,绝大多数手续不全,没有附上相应的派出单位公函和接待清单等。对此,冼健嫦称,“那48宗我也不是全面了解,有时候是领导的票,我也不好一一去问。我也提醒过局里面的领导班子,不必要的接待就不要接待了。”

  此外,南海区纪委配合暗访组对该分局涉嫌“存在套取资金用于买购物卡送礼”等违规违纪情况进行了调查,对此冼健嫦当即承认,“买家私有套过,那一年好像是几万块的家具买了,然后就(套)出了两万多这样子。”

  经南海区纪委查实,2015年7月至2016年3月间,刘国荣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多次将私人宴请和卡拉OK等费用,以公务接待名义在单位报销共约2.1万元。此外还查实,2014年6月,时任该分局常务副局长袁景辉指示办公室主任冼健嫦购置了2.7万元购物卡用于发放和送礼,且这笔买卡费用以购买办公用品名义列支。

  刘国荣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袁景辉受到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处分,冼健嫦受到党内警告、行政警告处分。佛山市南海区纪委常委郑念英称,“这属于十八大以后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的典型‘四风\\’案件,我们绝不手软,坚决从严处理。”。
更多精彩:
pinterest如何打开 http://www.bigbigwork.com/dufx-pinterest.htm

泰兴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泰兴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